12月20日零時05分,一輛遮擋號牌的黑車從國貿橋下出發,向通州方向行駛。正硬闖高速收費站ETC通道的私家車。12月19日凌晨,京通快速路八里橋收費站,1小時內,7輛私家車惡意闖桿逃費。12月20日零時許,國貿橋下,一名黑車司機正在遮擋號牌。
  遮擋車牌,在高速(快速)路上超速行駛、收費站前惡意闖桿逃費、沿路無視紅燈。夜幕下,京通快速路上部分私家車主,已形成闖桿同盟。
  闖桿的私家車,很多是國貿橋下非法營運的“黑車”,他們每晚都互通信息,常說的一句話是“今天你闖了嗎?”
  新京報記者歷時半月調查,八里橋收費站,一小時內,有7輛私家車闖桿;該站收費員說,闖桿車平均每晚至少七八十輛。
  不止是京通快速路。沙嶼、北皋、葦溝、高米店等收費站的工作人員,也都經歷著私家車闖桿情況。
  京通快速路限速100公里/小時。
  12月8日凌晨3點08分,快速路去往通州方向。一輛銀灰色轎車的儀錶盤上,時速顯示為150公里,司機還在踩油門。
  突然一腳剎車,這輛車停在四惠東附近高速路邊。
  “你下車看看車牌擋了沒?”司機對副駕駛位的男子說。
  車牌並無遮擋。
  司機下車,用銀灰色塑料套擋住車牌,“不(遮)擋怎麼闖?”司機說。
  黑車強闖收費站
  這輛牌號為冀Jxxxx的轎車是輛“黑車”,副駕駛和后座共載四名乘客。
  行至八里橋收費站ETC通道,司機減速,直盯著前方的隔離桿。突然加速在隔離桿前停下,輕輕用前風擋一撞,將桿撞開,而後加速行駛。
  至通州區果園地鐵站附近某小區,共8個紅綠燈,該司機連闖5個紅燈。
  這輛車是從國貿橋下出發的。
  12月8日至27日,經調查,每天零點至凌晨4點,國貿橋下都有出租車和黑車停靠,黑車有京、冀、晉、吉等多地牌照,最多時約10輛。
  此處是很多家住通州人士的交通中轉站:比如,從國貿到通州九棵樹地鐵站,打車花費近60元,很多人為省錢,選擇花30元“拼黑車”。
  “喂,今晚能闖(桿)麽?”12月19日凌晨1點,國貿橋下,黑車司機楊某給同行打了兩個電話,確認“行情”。
  新京報記者暗訪的這輛京P牌照的比亞迪轎車,在距雙橋東約1公里處,停在京通快速路護欄邊。司機楊某拿了兩個灰色布套,下車把前後車牌遮住。
  遮牌後,比亞迪的時速由80公里變成了130公里。
  同樣在八里橋收費站,楊某把車速降到70公里/小時,將車駛向最左邊的ETC通道,他沒再減速。
  “砰”一聲脆響,隔離桿被白色比亞迪硬生生撞開,收費站響起了警報。
  連闖兩個紅燈,從國貿橋到通州九棵樹家樂福全程約18公里,比亞迪用了13分鐘。
  闖桿信息聯盟
  “從來沒見過他們(黑車司機)交高速費,都是闖桿過。”經常凌晨在國貿橋下打車回通州的陳先生說。
  在乘客楊正(音)的印象中,很多黑車在高速路上停車,遮擋車牌,“這就是要闖桿了。”
  楊正總能聽到黑車司機給同行打電話,“今天你闖了嗎?”
  12月10日,國貿橋下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黑車司機說,擋車牌、互通信息,是黑車夜間超速、闖桿、闖燈的必要準備。
  這名司機說,光他認識的闖桿司機就有六七個,每晚這些司機都會在國貿與通州之間往返四五趟,大多是湊滿四個乘客再出發,每趟至少能賺100元。在每天節省時間和往返共計近百元過路費之間,他們通常兩者兼得。
  黑車司機之間會交流闖桿經驗,被該司機歸結為三種方法:力量型,直接將隔離桿撞開;技術型,隔離桿通常有一定傾斜角度,選擇與地面距離最大的一側,先停後沖,用前風擋把隔離桿往上頂;尾隨型,緊貼前車在隔離桿落下之前過關。
  另一位東北口音的黑車司機說,幾個月前,他夜行闖桿,沒想到八里橋收費站前方有執法車,“我馬上掉頭又闖了回去,沿高速一路逆行,執法車可能是怕出交通事故,沒追我。”
  路上有檢查車或“風緊”時,黑車司機們會互相知會,不走收費站,選擇京通快速輔路。
  每晚至少闖七八十輛
  12月19日凌晨1點45分至2點45分,八里橋收費站出京方向,一名女收費員四次從站台走出,把車輛強闖後的隔離桿扶正。
  新京報記者觀察,在這1小時內,7輛私家車強闖ETC通道,這些車全都遮了牌。其中4輛是高速行駛中撞桿,致使通道持續發出警報聲。
  “最近特別猖狂,每晚11點後,至少有七八十輛車闖桿。”郭碩說,強闖的大部分是拉活的黑車,“司機和車都是熟面孔”。
  郭碩是八里橋收費站收費員,據他回憶,闖桿現象兩三年前開始出現,至今無法根治。
  “我們曾經試過派人站崗,守在通道口,但太危險,闖桿的車根本不理會你,站崗的人極容易出危險。”郭碩說。
  就在郭碩領記者前往ETC隔離桿處,準備進一步介紹情況時,一輛粉紅色私家車裹著一陣風衝過,隔離桿被撞向後方。
  郭碩說,“闖桿主要集中在ETC通道,如果他們闖人工收費通道,可能就會剮到車。”
  八里橋收費站出京方向的5個收費口中,左側兩個是ETC通道,屬智能收費,另三個是人工收費。人工收費處的隔離桿和地面平行,而ETC通道的隔離桿“微微抬頭”,有約15度的傾斜。
  兩種收費口隔離桿的材質也不同,人工收費口的是金屬材質,而ETC通道的限高桿是泡沫包著塑料棍。
  至於為何要傾斜以及選用不同材質,郭碩稱,ETC是智能通道,採用輕便材料和預先傾斜角度,能給電腦一定的反應時間,減少失誤。
  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京通快速路管理分公司張主任說:“八里橋(收費站)闖桿現象的確存在,而且不止京通路,很多路都存在這種情況,造成此現象有很多內在原因。”但張主任並未透露詳情。
  多個收費站遭遇闖桿
  12月24日晚至25日凌晨,沙嶼、北皋、葦溝、高米店等收費站工作人員均稱,存在車輛闖桿情況。
  京承高速五環、六環之間的沙嶼收費站,一名工作人員說,闖桿現象的確存在,但強行撞桿的很少,一般是後車尾隨前車矇混過去。
  在前往昌平方向的ETC通道中,隔離桿用鐵皮包著,距地不到1米,收費員說:“這種高度的桿,一般車是闖不過去,除非是底盤特別低的車。”
  首都機場高速入口處的北皋、葦溝站,隔離桿和沙嶼站一樣,硬纖維外還包著一圈鐵皮。
  北皋站一收費員稱,無論ETC還是人工收費口都存在闖桿現象,不過頻率不高。“一般一天也不到一次。”
  楊璐是葦溝收費站的一名收費員,她說,“闖桿現象每天都有,高峰期在晚上,一般一晚有七八輛車。”
  “闖桿?經常有,通常是跟前車一塊過去,這些桿都是纖維做的,一伸手就能抬起來。”往大興方向的京開高速高米店收費站,一位不願具名的收費員說。
  據其透露,收費站都實行“一車一桿”,即過一輛車抬一次桿。今年年初曾出過一次事故,一輛私家車企圖跟前車過,就在車頭駛過限高桿時,擋風玻璃就被放下的限高桿砸出一個小窟窿。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吳振鵬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 王貴彬  (原標題:“黑車”京通快速闖桿成風)
創作者介紹

1004

hz29hzoz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