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標誌性建築裕達國貿大廈。
  長江商報消息 □本報記者季文釗 發自北京
  2014年歲末,圍繞著方正證券控制權,北大方正與北京政泉控股在大眾視野中互掐不斷,各執一詞。併在舉報、訴訟和網絡謠言攻防戰中逐漸升級,場面之熱烈,劇情之狗血,圍觀之眾多,紛爭之詭異,一時成為網絡和輿論關註的熱點。
  經過兩個多月的口水戰,方正集團和政泉控股的惡鬥似乎以一紙北大方正高管被相關部門要求協助調查的公告而暫時告一段落。2015年1月5日,方正集團公告稱,北大方正集團董事長魏新、CEO李友、CFO餘麗於1月4日應相關部門要求協助調查。而就在大家都以為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政泉控股獲得完勝的時候,1月9日有消息稱,政泉控股的實際掌控人郭文貴已經被相關部門從國外帶回國,或已被要求協助調查。隨即,政泉控股又發公開聲明否認了這一傳聞,並稱郭文貴仍在國外。但由此也顯示出這場“官司”還遠未到蓋棺論定之時。
  這場由政泉控股舉報北大方正高管內幕交易而掀起的券商股權爭奪戰,不斷引發媒體跟蹤報道,對雙方背景的關註尤多。北大方正這家中國最大的校企,因高管李友等資本高手的管理運作而迅速壯大的歷程被多家媒體深入報道。許多據傳的內幕來自對手政泉控股的爆料,其採取的方式和措辭堪稱非常規。而政泉控股的實際控制人郭文貴則連一張照片都難得見到,可謂相當神秘。長江商報記者對此事件進行了大量的採訪和材料梳理,政泉控股的幕後操控人物郭文貴也逐漸浮出水面。這個長期身在海外、遙控政泉的胡潤富豪榜富豪的神秘身影,其實是近年來諸多經濟案件中的常客,他也被知情人士指為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等一系列政壇高官倒台事件的幕後操作人物。郭文貴20餘年來的財富積累歷程如過山車般起伏,其被傳多受神秘助力,他對資本掌控手段的凶狠多變,使其堪稱中國資本市場上不多見的資本狂客。
  儘管政泉控股現在的股東名單上並未出現郭文貴的名字,政泉控股也確認郭文貴只是公司的股東代表。但種種證據表明,郭文貴就是政泉控股的實際掌門人。
  郭文貴何許人也?雖然至今在網絡上也未能找到一張他的照片,但其財富的累積過程並不能被完全湮沒。2013年胡潤百富中國富豪榜名單顯示,郭文貴家族以58億元的身價位列第323名;而2014年的胡潤百富中國富豪榜中,郭文貴家族則以155億的資產飆升至第74位。
  從年少時即獨闖江湖,到如今成為身家近兩百億的富豪,郭文貴的成長故事讓人好奇,也讓人難以捉摸。
  結識港商 初涉地產建高檔酒店
  在鄭州市中原路西側,矗立著一座45層的大廈,這就是有著“中原第一高樓”之稱的裕達國貿大廈。這裡距離鄭州市政府不到100米,離鄭州火車站、長途汽車站僅3公里、離機場4公里,地理位置確實十分優越。20年來,附近幾公里內沒有比裕達國貿再高檔的酒店。
  裕達國貿大廈也是郭文貴初涉房地產業的第一個項目。
  郭文貴,1965年(一說1967年)出生於山東省菏澤市與河南省為鄰的某縣的一個農村家庭。家中有八個兄弟姊妹,郭文貴排行第七,故有人稱郭文貴為“郭七”。少時家境十分貧寒,郭文貴初中未畢業就輟學在家,成年後轉戰鄭州打工闖盪。
  1992年,郭文貴在鄭州遇到了香港愛蓮國際集團(簡稱“愛蓮集團”)的港方代表夏平,這成為他人生中的重大轉折。
  時年65歲的夏平,號稱香港“零售女王”,此前在香港、臺灣、杭州、南京都有自己的房地產、商業項目。這也為後來郭文貴的裕達置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裕達置業”)埋下伏筆。夏平回到香港後,積極推動愛蓮集團與郭文貴合作,成立了鄭州市裕達置業。公開資料顯示,1992年,郭文貴成為核工業部(鄭州)干休所下屬的集體企業——河南大老闆傢具廠董事長,一年後又與香港愛蓮有限公司合資成立裕達置業。
  裕達置業成立後,郭文貴已經走進了房地產業的大門。一年後,郭文貴成功拿下瞭如今裕達國際大廈所占的地盤。郭文貴此舉可謂有備而來,在裕達置業還是個剛剛年滿一周歲的孩子的時候,就承接了鄭州市政府小區的拆遷改造工程。裕達國貿大廈由此而出。
  對於當時鄭州的發展狀況來說,耗巨資建商務大廈是很冒險的行為,但郭文貴表現得相當自信,他說服董事會的陳詞是:“21世紀是亞洲的世紀,亞洲的龍頭是中國,而中國的經濟中心已向中西部轉移。鄭州正處在東部、中部、西部的接合點,國際財團及跨國公司紛紛開拓中原市場。在當時,鄭州的投資環境並不完善,甲級寫字樓及配套服務設施奇缺,給外商工作、生活及商務活動帶來諸多不便。所以,在鄭州建一座世界水準的大廈,必將樹起中原新標桿……”
  1998年,高199.7米的裕達國貿大廈拔地而起,成為鄭州市的地標性建築。
  金蟬脫殼 6億國有資產納入手中
  裕達國貿大廈讓郭文貴一舉成名。但在光鮮的大樓背後,由於資金緊張,拖欠工程款等官司纍纍。即便建成後資產負債率也接近100%。
  媒體報道稱,裕達國貿在當年建設時,由於資金緊張,郭文貴曾遭債主追殺,弟弟郭文奇替其擋刀身亡。至今裕達國貿酒店的7樓餐廳仍命名為“文奇中餐廳”,據說是郭文貴為紀念弟弟所起。
  不僅如此,裕達置業在裕達國貿大廈建設初期向工行河南分行貸款近6億元。然而,這筆貸款是否償還給銀行,至今仍是個謎。
  2005年6月底,工商銀行總行針對本行總額高達7000億元的不良資產,通過公開招標的方式向各大資產管理公司剝離。裕達置業作為一個債務單位赫然在列。資料顯示,此次該公司共有6.0091億元的債務本息(含5.8835億的貸款本金),被工行河南省分行營業部作為“可疑類資產”剝離,其承接單位是東方資產管理公司(一說長城資產管理公司)。
  而在當時,國有商業銀行在貸款上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非國有企業不進入。一位熟悉工行的人士告訴長江商報,沒有相應的信用憑證,銀行是不可能給裕達置業這樣的非國有企業貸款的。按照公開報道的說法,裕達置業這筆貸款是以裕達國貿大廈近1/3面積作為抵押。
  2005年,裕達國貿已經正常營業,尚不知為何工行河南分行為何要將此資產包剝離。而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將該資產包掛牌後,資產包的去向成謎。一個尚未證實的消息是,該資產包最後被郭文貴通過關聯公司低價買下,這也成為河南省資本市場上的一個經典事件。
  “郭文貴用了金蟬脫殼之計成功將國有資產納入手中,這也是他日後飛黃騰達的點睛之筆。”知情人說。
  轉移巨款 為落馬副部級高官“存錢”
  一個白手起家且對地產業並不熟悉的商人,在成立房地產公司僅僅一年的時間里就拿到了炙手可熱的拆遷改造工程,進而越過政策成功貸款6億元。而後6億元被銀行作為壞賬處置,最後再低價買回。這樣的一個資本運作的過程堪稱“完美”,但這一切他是怎樣做到的仍舊是個謎。
  公開報道顯示,郭文貴與落馬官員王有傑的私交甚篤。
  2007年1月19日,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有傑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宣判,湖北省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王有傑死刑,緩刑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王有傑的簡歷中顯示,其1995年至2001年間曾擔任河南省委常委,鄭州市委書記。與郭文貴在鄭州的發展軌跡頗有交集。
  判決書在闡述王有傑犯有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時,認定王有傑通過兒子王鍇,將730萬元人民幣、45萬美元轉移到裕達置業。而該公司董事長就是郭文貴。為什麼王有傑要把這些錢轉移到裕達置業呢?
  曾經的公開報道中有這樣一個細節:2002年發生了一件事情,讓王有傑嚇壞了。一天夜裡,一個小偷光顧了王有傑家,偷走了手機等物品,後來小偷被公安局抓住了。讓王有傑感到幸運的是,小偷沒有打開保險柜,放在保險柜里的2000多萬元現金和一些首飾等貴重物品安然無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小偷事件發生後,王有傑與河南裕達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郭文貴一起吃飯,郭對王有傑說,現在高科技了,如果家裡放很多錢,從很遠的地方用探測器就能探出來。郭的意思是讓王有傑把錢放到他的公司里。
  此後王有傑和妻子開始商量轉移金錢。王有傑認為,郭文貴講義氣,可以信任。有一天,王鍇自己開了一輛豐田吉普來到裕達國貿大酒店,從車上扛下幾個紙箱,徑直來到酒店38層的財務室,經清點是現金530萬元。此後,王鍇又分兩次拿來45萬美元現鈔和200萬元現金。
  就這樣王有傑的730萬元人民幣和45萬美元到了郭文貴手裡。王有傑和郭文貴的關係由此可見一斑。
  至於王有傑與郭文貴如何相識?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王有傑對郭文貴言聽計從?記者不得而知。
(原標題:借力港商初涉房產與落馬高官交厚)
創作者介紹

1004

hz29hzoz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